Wednesday, May 22nd 2024 ENGLISTH / 中文
   
首頁 > 觀察之聲
美國債務黑洞正越陷越深
发布日期:2024-05-10 09:06:24

  5月6日,在纽约曼哈顿的第六大道上,这张如告示牌大小的美国国债时钟已增长至34.7万亿美元。伴随国债时钟的增速,过去几个月以来,美国公共债务每100天增加1万亿美元。也就是说每天100亿美元,每小时4.16亿美元。

  目前,联邦债务总额已达到美国GDP的122%,平均每个美国人为此背负10.3万美元债务,每个美国纳税人则为此背负26.7万美元债务。尽管每秒钟都在增加的债务时钟时刻都在提醒每一位美国人,美国是人类历史上迄今为止,最大的债务国,美国联邦的种种福利支出,美国人的社会保障以及获取的所谓财富都是建立在面向全球借债而实现的。

  多年以来,凭借美元储备货币地位,美国联邦一直在毫无节制地以远超收入的额度透支着资金。进而形成空前的赤字,就需要源源不断发债加以对冲。经济学家大卫·斯托克曼5月5日分析预计,一个月内联邦债务总额就会突破35万亿美元大关,并且在今年年底前将超过37万亿美元,甚至一年内可能会达到40万亿美元的新高。

  这比美国国会预算办公室(CBO)目前的预测提前了大约两年。此外,按照目前的路径,10年后预算窗口结束时,美国的公共债务将达到60万亿美元。尽管一些美国的金融寡头的金融资产不断膨胀,但这些人仅仅只占到美国总人口的1%。而他们获得数万亿的意外之财过程中,却将美国这艘“金融大船”推向了名副其实的财政恍惚状态。

  事实上,美国的利息支出同期仅增加了73%,从每年3,680亿美元增至6,350亿美元。相比之下,如果利率保持在1997年底公布的水平,那么到2022年第一季度,也就是美联储最终意识到其助长的通胀怪物时,联邦利息支出水平就应该会达到每年2.03万亿美元。也就是说,美联储在四分之一个世纪里对利率的鲁莽和无情的压制,在房间里养育了一只长久以来的大象。联邦年化利息支出比1997年第四季度收益率曲线的情况足足低了1.3万亿美元。而缺失的利息支出相当于美国整个社会保障预算。

  因此,当时的美联储大规模压缩利率并没有令人信服的理由,但这正是美联储在接下来的20年里所设计的方案。如下图所示,2020-2021年期间,利率在触底时被系统性地压低了300-500个基点。但是,在经历了自2022年以来的11轮加息后,当联邦基准利率已升至5.25%-5.5%背景下,目前的平均美债收益率比之前的底部高出300-400个基点。

  这就意味着,美国经济财政正在回到1997年初期的名义水平。换句话说,从利率与财政及美债收益率的角度,并考虑通货膨胀的对冲,此时的美国经济或正在倒退27年。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副总裁吉塔·戈皮纳特上月已将美国国债的可持续性问题提到了最前沿,她强调了将联邦赤字从目前占GDP7%的比例削减的紧迫性。戈皮纳特表示:“对于一个需求强劲的国家来说,美国的赤字非常大,而且他们仍然必须处理最后一英里的问题,以降低通货膨胀。”

  但不幸的是,尽管美联储已经不温不火地走向收益率正常化,但华尔街却在为新一轮降息带来持续不断的压力,这将导致又一轮严重的通胀以及利率抑制和扭曲。自世纪之交以来,这样的景象无形之中,助长了华盛顿的财政债务狂潮。

  更糟糕的是,即使利率部分正常化,一场名副其实的联邦利息支出海啸正在积聚力量。这是因为2007年至2022年的超低收益率现在正在滚动到当前市场利率。与此同时,联邦未偿付的公共债务数量正在飙升。因此,仅截至今年2月时,联邦支出年化利息就达到1.1万亿美元,预计到9月份本财年末将达到1.6万亿美元。

  然而,尽管利息支出的运行率一直在飙升,但美国财政部却在大幅缩短未偿债务的期限,因为它会展期。因此,超过21万亿美元的美国国库券已在一年期以下国库券市场进行了再融资,从而将公共债务的加权平均期限降至五年以下。明显的赌注是美联储将很快降息。

  不过,即使按照市场普遍期望的美联储在几个月之内降息,但过去两年间,加息周期内发行的大量美国国债,都要在到期时支付高昂的利息。经济学家大卫·斯托克曼称,美国人的子孙后代将在未来几年内承担无法偿还的公共债务的成本。

  这样一来,就为美联储放缓QT紧缩步伐,甚至未来重新启动美元QE印钞机提供了理由。按照美联储主席鲍威尔最新摊牌来看,6月QT规模就会减少。这说明,美联储还将持续推动美国国债货币化。而根据上述分析来看,显而易见的是,美联储的印钞机还将导致华盛顿陷入大规模的财政灾难。如下图,美国债务危机的雷区只是时间问题。

  与此同时,美国债务黑洞正越陷越深。按照美国财政部过去四年多以来,不止一次暗示,或将在未来某个时候发行100年期的美国国债,这远远高出目前最长的30年周期。甚至高盛分析师还建议,如果美联储未来重新回到零利率或开启负利率,可以考虑发行1000年期的美国国债。因为到那时,日本作为美国国债最大持有国,以及美债的多个海外债主都要因为持有美债向美国贴息付款。

  目前去美元中心化的方法也多种多样,比如,1.多国央行正加速增加黄金储备,以替代美元和美国国债的储备份额;2.全球多个石油国正在扩大用包括人民币等非美元货币交易石油的进程,打破半个多世纪以来,没有美元就没有石油的大宗商品货币格局;3.多国经贸之间签订广泛的本币互换或结算协议,以减少美元的使用;对此,亿万富翁埃隆·马斯克对美元的未来表示越来越担忧,认为不断升级的国家债务是即将到来的美国经济危机的潜在催化剂。他5月3日评论相关人士称,“我们需要对美国的国债采取一些措施,否则美元将一文不值。”

友好鏈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