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ednesday, May 22nd 2024 ENGLISTH / 中文
   
首頁 > 觀察之聲
拜登為了選票解禁大麻 坑美國民眾
发布日期:2024-05-09 10:25:37

盖洛普的一项民意调查显示,如今美国磕大麻的人数已经比抽烟的都多了。要是让这批人都给自己投票,那特朗普还不凉凉?更何况,加拿大、荷兰、奥地利、比利时等多个国家都已经推行大麻合法化,加拿大小土豆就是因此在2018年获得连任,如果美国也能大麻合法化,我拜登一定能“赢麻”。可惜,美国国会却一直无法通过大麻合法化,毕竟,民意难违,美国那么大,总有几个脑子清楚的。此计不成,再生一计。据美联社报道,拜登又出了一个新招:让自己控制的美国药物执法局(DEA)采取单独行动,将大麻从“一级管制物”列表,移至管制程度较低的“三级管制物”列表。这样,大麻就和泰诺、氯胺酮和一些合成代谢类固醇一样,成为较低级别的管制药物,大家就更容易买到了。

如今,在美国有高达70%的成年人支持大麻合法化,大麻放开与否的政策可能成为今年美国大选的一个强有力影响因素。拜登政府此时提出这一策略,无疑是为助选在做准备。其实,这样的事已经不是老拜登第一次干了。在2020年美国总统选举时,拜登的竞选伙伴哈里斯就表示,如果拜登上台,“(我们)会将大麻合法化,而且会删除那些因大麻而获罪的人的犯罪记录。”在202210月中期选举前夕,拜登发布有关大麻改革的声明,宣布赦免所有因“简单持有”大麻而犯下联邦罪行的人。6500多个瘾君子得以走出监狱。当时拜登表示,把这些瘾君子送进监狱“已颠覆了太多人的生活”,给就业、住房和教育机会带来了不必要的障碍,而且还涉及种族差异,因为黑人和棕色人种被捕、起诉和定罪的比率更高。没错,非裔、西班牙裔选民最欢迎大麻改革了,他们每个人手中都有宝贵的一票。

大麻合法化、非法移民,这些争议话题为民主党带来了众多的支持者,也引起了更多人的不满。“民主党都快成为毒品贩子了。这不是明晃晃的收买毒贩的选票?可以说无所不用其极了。”“看看民主党的投票人:毒品贩子、罪犯、非法移民!这样下去,这个国家还能有好?”那么,拜登鼓吹的“大麻合法化”到底有没有道理呢?根据1961年公布实施的国际认可的《麻醉品单一公约》,大麻和海洛因一样,都属于一级管制物。因此,大麻在全世界绝大多数国家都被归入“毒品”一类。

1970年,在美国政府制定的《综合药物滥用及管制法案》中,持有大麻的罪行几乎与持有硬毒品持平,刑期最高可达40年。但随着经济的不断发展,酷爱“自由”的美国人在“垮掉的一代”文化思潮的影响下,逐渐接受了大麻。大麻摇身一变,成为了“时尚”的象征。到了上世纪70年代后期,美国18岁到25岁的中产青年里竟然有将近一半人吸食过大麻。这些人还组织了大量的游行团体,奔走于美国的大街小巷中,进行演讲,宣传大麻的“好处”。

于是,美国的许多州都开始着手修改法律,减轻对持有大麻罪的处罚。短短几年间,原本的40年刑期便减少为7年以下的监禁,甚至有的州直接废除拘留,只罚100200美元了事。1977年,卡特政府宣布,全国推行大麻的非罪化运动,美国迎来了70年代末期的毒品泛滥大潮。从此以后,即便从里根到布什都采取了强硬的禁毒政策,但美国的毒品却越扫越多,无法收场,终于迎来了如今对“合法化”的呼吁。

2012年,科罗拉多州成为美国第一个允许大麻用于娱乐休闲的州,短短几年里,大麻合法化州的名单越来越长。如今,全美现在已有38州将医疗用大麻合法化,另有24州将娱乐用大麻合法化。20212月,俄勒冈州成为美国首个对持有海洛因、冰毒、可卡因等“硬毒品”非刑罪化的州。一些吸毒者因此移居俄勒冈州,逃避法律处罚。

如今,美国是世界上最大的毒品消费国,美国三亿多人消费了全世界超过一半的毒品。去年,美国吸毒过量导致的死亡人数达到了惊人的10.96万人,相当于每天就有300人死亡。这一数字超过了美国当年死于枪击和车祸的总人数。2020年,美国政府曾经有过统计:仅仅在十三四岁的青少年中,就有11.4%抽过大麻,其中1.1%每天都抽大麻。在劳动力短缺的背景下,美国公司连招到一个没吸过毒的人都很困难。波音公司里造飞机的技工,会抓紧休息时间去吞云吐雾;而硅谷的许多高管们,都离不开违禁药物的支撑。他们当中,就包括马斯克、乔布斯等等。促进美国大麻甚至其他毒品合法化的根本原因,还是毒品贸易背后的一个个庞大的利益集团。这些利益集团与美国的经济密不可分,关系盘根错节,无法彻底厘清。美国的毒品问题已经和经济、政治、外交等多个领域挂钩,牵一发而动全身,政客们谁都不敢去动它。是否支持禁毒,成了美国两党相争的重要砝码。更为讽刺的是,大麻合法化在美国居然与“社会多元化”、“社会自由程度”、“社会开放程度”结合起来。而这一思潮的主要支持者,就是民主党。

友好鏈接: